HR是個很矛盾的職務。當初單純的愛上它的專業、彈性和親和,就一頭栽進這個浩瀚又常常沒有標準答案的世界;現在看來,真不知是件好事、還是壞事。

        在勞方和資方較勁的鋒刃間,我試圖扮演客觀的資訊提供者,和認真的政策執行人;撇除雙方的角力不說,光在方案的擬定過程,內心的天使與惡魔就大戰數十回,每做完一個專案或一份建議書,就覺得元氣大傷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 知道的愈多,愈要一副事不關己,可能也該算是HR的專業訓練之一。爭了,就失去大家都不知道的公平基礎;不爭,心裏的天秤又總是會在事件過後擺盪良久。然後,我從說服自己要往大方向和未來去看待每個單一事件,到學會事不關己的微笑和沈默;是誰說資訊的擁有人就是權力的擁有人?

        面對同仁不認同聲音,可能是我接下來要自我訓練的方向。雖然決策不是我下,主動捍衛決策也不是我該做的事,但身為「決策」這個產品的第一線「客訴專員」,顯然地,我的心臟還不夠強。Intel那個當選全美年度最嚴厲老闆的葛洛夫說:「決策該由最接近問題的人來決定。」若從這個角度審視自己,又不得不心虛地想:「會不會決策的阻質愈大,表示我資訊分析的提供也相對膚淺了些?」若又換過也是勞方的身份來看,卻又冥冥中希望有同仁能看穿破綻,提出可供資方再退讓的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

小妖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